Articles tagged '工作'

近况

转眼三个月没有写Blog了。这期间更多的时间是在微博上念念碎,也有时候要赶写一些技术类的文章,工作一如既往,充实而繁忙,不同的是,我逐渐找到了SOHO的节奏,有时候要快速的学习新的技术和知识,但很少再废寝忘食,有时间隔天跑步或者游泳,有时间陪媳妇看电影或者寻觅美食。

六月七月的时候主要在西安,期间去乌鲁木齐呆了一个礼拜,断断续续地生活在不同的城市,对我而言,充满诱惑却也更添辛苦。在路上,一边行走一边工作,朋友们羡慕,家人满足,可以和不同的朋友相聚在不同的城市,可以多陪陪父母,这种感觉很好。

停留在北京,现在更像是一种休闲。我一直认为,如果在北京拥有一处舒适的住处,而且不用耗费无尽的时间在上下班的路上感受拥堵,那这里的确是我想要留守的地方,然而房子的问题一直没法解决,这让我对这里很失望,蜗居于此十年,渐渐看得淡了,我可能会离开这里,去一个让我有归属感的地方。尽管时不时有冲动想离开北京,但是不能否认我对这里充满留恋,那些熟悉的朋友,各种Party,以及我熟悉的街道和体育馆,餐厅和酒吧..

天气终于转凉了,最近组织了一个RailsWed的沙龙活动,每周都能见到一群做技术的朋友,大家聊各种技术话题,随之也收获各种开心。身体也随这这半年的调整变得更加健康,之前的一些亚健康的状态越来越少见,由此看来之前的工作确实消耗了我很多健康资本。现在每天吃吃喝喝,也愿意陪媳妇逛逛超市和商场。周末偶尔参加饭局,和一群人聊天说笑。

十月要和一群朋友相聚在上海和杭州。随心而动,是的,生活大致如此。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我们这一天

今天是感冒复出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虽然辞去了工作,但还是不能闲着,可谓蓝天白云大好时光,工作学习锻炼身体,一个都不能少。

回放下这一天,显然还有待进一步调整和改善,生活之目标,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

7:00am
Sherry起床,洗漱后出去晨练。后来8点左右回家,她自己已经吃了早饭,给我带了豆腐脑和茶叶蛋。

7:30am
我起床洗漱。然后开始看《苏东坡传》,直到sherry回家。

8:30am
我开始吃早饭。我们一起看电视到9:00am。

9:00am
我开始工作和学习,了解新的系统及其相关平台,再看看Ruby和Rails相关的文档。
Sherry开始看《Rework》。

11:00am
我们一起做了一遍第八套广播体操。

11:30am
我开始在网上闲逛,并且熟悉新的工作内容。
Sherry开始做汤面片。

12:15pm
我们开始吃饭,闲聊并且看电视。开始离开电脑一小会。

1:10pm
吃完饭,收拾完东西,一起出门遛弯,绕着小区转转,天气很好,我们脱掉了棉衣。

2:00pm
回到家里,各自回到电脑起面工作学习。
Sherry开始看看英语,并且开始在网上闲逛,买买团购或者看看淘宝的活动。
我这边需要回复一些mail,并且和不同的朋友聊聊不同的话题,工作的,私人的。

3:00pm
Sherry开始洗衣服。

5:00pm
Sherry洗完衣服,帮我泡冰糖雪梨。

6:00pm
我开始休息,说服Sherry利用《老友记》来学习英语,我们一起看了两集老友记。

7:00pm
Echo回家,我们收拾准备吃饭了。晚上要吃轻淡一些,主食是粥:)
同时一起看电视。

8:30pm
各自回到电脑前。
我开始研究一个JS小程序,Blade帮忙之下,学到一点JS方面的技巧。
Sherry开始上网看google reader的订阅。

10:00pm
Sherry开始写blog...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美女,把你手机号给我

我这是怎么了,见了美女就没有方向感,不过,我真的没有邪念
今天我看见了某棵树上有隐约的新绿,我没告诉给别人,我想,大概我是第一个看见绿色的人
我还是没控制住,所以pz教我那句话被我甩给了那个我爱了很久的人,罪过罪过
我很怀念那些个能舒舒服服睡懒觉的日子,那些日子很美,因为,我真得睡了很多
嗯,还有什么呢?这回我算是累坏了,一直一直,脖子疼
说英语不向想象那么酷,有时候还很,呃,哈哈
忙起来,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,连挣钱干什么都不知道了,所以说,我的确很那个
好吧,我一个人过得很好,去你妈的,那个谁

很久没写了,上来给亲爱的ANN和亲爱的Jul.打个招呼
迟到的祝福,与春天一起到来,送给你们
对了,还有很多Fans,比如那个谁,也祝你们新的一年里新的气象万千姿色。

好累,GOOD NIGHT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旅途

——代价的沉重往往难以想象,正如代价的回报也一样难以预料。

我彻底厌烦目前的工作了,然而却在寻求新生活的道路上陷入无助,我需要一次充满力量的冲锋。
我不能认同目前貌似合理的生活格局,一切困难,一切阻隔,大概只是上天蓄意的玩笑,不过这个玩笑即将结束了,因为我不陪他玩了。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不许联想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成了三表的粉丝,这样一来,我认识了很多黑猩猩,当然,这些黑猩猩的文化程度参差不齐,人品也是良莠不齐,进而我也认识了一群所谓的文化人,我才知道,原来这个世界这般的不清静。

我还是比较喜欢早期的豆瓣,纯洁而博学,不过现在猩猩横行的时代,有物种大爆炸之势,到处都在弥漫着粗暴简单的言行和举止,我们还该相信什么。

我对人性产生了恐慌,却并没有失去信心。于是昨夜噩梦大造,醒来的时候我有些失落,因为我自己无法控制思维里面邪恶的挑衅,我满脸堆着笑容怯怯懦懦的生活在光明里,然而我被遗弃了,我被至真至善的信念遗弃了。

我是理工科出身,脑门子上也不可避免的印上了横竖分明的线条,我憎恨的时候往往是难以掩饰的,这说明我还不成熟,其实,我不觉得不成熟是件不好的事情,我难以抑制自己的冲动,然而效果明显的差到了没有效果,人生多歧路,我还需努力。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诸事

晃荡或者折腾或者抑郁或者躁动或者阴霾了两年之后,我有点再次邂逅生活的意思。

记得上一次忙得不亦乐乎还是在大学考研的时候,满满的一年奋斗,在最后的丧失信心中落下帷幕,直至仓皇落败。细想来,我依然不能轻率的同意我是丧失信心才造成了那次惨败,那时候理由很多,因为年轻时候总可以为失败找很多理由。晃然已隔三秋,往事渐逝。

最近的雀跃或者兴奋或者心如明镜,已然是一种现实,然而我不确切明白其中缘由。

跑步,便在大汗淋漓中体会生命之沸腾。
读书,便在心灵澄澈之际慰藉灵魂。
学习,便在专注时铸就人格魅力。


井然有序也许才是更高的馈赠。

......

Read more →

479路

工作依然在困顿中缓缓前行,欣喜的是,下班可以坐479路,从而避开了拥挤的人群,当然,是指不想步行的时候。步行常常是令人欣喜的,重新开始听CRI的EasyMorning,听飞鱼夹杂着中西风味的现代相声,偶尔还会插播一曲之前寻觅了很久的曲子,那时候通常感觉到差异。傍晚一边听ChinaDrive,一边看路边的匆匆行人,还不等我决定晚饭吃什么,就已经开始吃了。

初夏渐渐长成,空气在流动中嘲讽着脆弱的神经。我见过有人大口大口的喘气,也有些人,不住的擦汗。
回到家里,一天的生活才郑重地开始。故意重新布置了卧室的摆设和桌椅,XF说像个办公室,在震惊中变得无语。拂去书们表面的浮尘,换一件蓝格子的床单,把躺椅旁边小桌上的烟灰缸清洗一番,一天会从这里离去,我睡的时候告诉自己,所有事情,早上再思。

这几日晚上和XF去经贸大学的操场跑步,晚风吹尽了周身的疲惫,工作的烦恼,已去无踪。

......

Read more →